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玙安 > 不是冤家不同床 >
繁體中文 上一页  不是冤家不同床目录  下一页


不是冤家不同床 page 3 作者:玙安

   
  说完话,她转身回房,徒留靖刚一人在外瞪视着房门。

  过了很久,躺在床上却还未睡着的高娃暮,才听到对面房门被用力甩上的声音。

  她闭起眼,想从他这几世来不断与她对立冲突的过程中,试图退一步去认同他的说法,试图相信自己,的确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坏人。

  然而,脑海里出现的画面,从还在北国小时候开始,即便身为公主,年幼的她就要懂得防人自卫,否则,就连爸爸的亲兄弟,都有可能为了自身利益,随时取他们的性命;到了被恶魔偷走了属于她的岁月轮回和时间后,在这几万年下来看遍的世俗百态,她不觉得自私自利有什么不对,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。

  更正确地来说,这世界上不分「好人」「坏人」,而是分成「聪明人」和「笨蛋」,又或者可以说是分成「强者」与「弱者」。

  不论在什么时代,不都是强者才有资格决定局势,不是吗?

  为什么总有些人不想办法变强,反而怪起她呢?

  还记得某一世,他为了一个单亲妈妈因为还不出跟她借的巨款而跟她翻桌,甚至大打出手,他骂她残忍、没有人性,又不缺钱,为何不能给个举手之劳把那些借款一笔勾销?

  而她坚持要那个母亲连本带利还完钱的下场,就是他们两个—一个带着累世记忆、一个活在这世上七万多年—因此拼斗个你死我活。

  最后是谁赢了?没有,最赢的不是他,也不是她,而是那个母亲。

  因为那一世的靖刚用他的积蓄帮忙还了大部分欠款,不用怀疑,一个拥有累世记忆的人,打出生那天就知道怎么投资操作股票是很正常的事,而她拿钱拿得心不甘情不愿。靖刚不知道的是,当他和那个母亲在那一世离开人间后,那个母亲的孩子成了通缉犯,贩毒、诈财,样样都来,只因为他不觉得自己想要的东西是必须付出代价去争取的。

  所以,自私有什么不好?

  第1章(2)

  回到自个儿房间的靖刚气极地一拳打在墙壁上。

  他脱下外衣,转过身,从镜子中看到那个紫蓝色恶魔印记,多想拿把刀刨了它,让诅咒消失,但那是天方夜谭。

  七万多年的轮回转世,她让他见识到一个人到底可以可恶成什么样子!

  第一次转世,东方国土已然由她统治,她废除所有与她对立的皇室规定,甚至将反抗的百姓驱逐在国土之外,任他们自生自灭。而一些斗胆进谏的臣子,不是被拔了官职,晚年凄凉,就是入狱服刑至老,不得善终。

  由于恶魔的诅咒,他每一次的转世都必与她有所交集,就算他千方百计地想要远离她或使她远离,但不管怎么做,命运的线像是早就替他们俩打了一个大大的死结,不管怎样都解不开。

  既然注定纠缠,于是他努力要扭转在她手下发生的一切憾事。就算他的记忆不会随着轮回而归零,但身体、财富会。对一个每世都要从头开始的他来说,如何去抗衡不受时间限制的她呢?

  「佃农的生活已经很苦了,你为什么还要提高佃租,他们怎么过得下去?」

  某一世,他对身为大地主的她如此说,希望她可以体恤那些辛苦工作的农家百姓们。

  那女人不改冷酷高傲的模样,回道:「要活下去,就想办法,那是他们的问题,不是我的!

  怎么有人可以完全不顾他人,自顾自地在这土地上活着呢?

  「难道你完全没有同理心?」他愤怒问道。

  「同理心?我就是认同『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』的天理,所以才一直奉行到现在!

  她说得振振有词,他却听得义愤填膺。

  她可以冷眼看着别人受苦受难,完全不受一丝影响,但被诅咒得生生世世与她纠缠的他,却每次遇到,心痛一次。

  「就不能让我入畜生道吗?」心灰意冷的他,在一次入地府时,问着文判。

  他以为,若可以不用生而为人,是否就可以摆脱与她的纠缠?

  正在翻阅生死簿的文判看了他一眼,笑说:「世人都以为是做了什么错事才入畜生道,事实上,就是因为魂体还带着罪,不够洁净,才打入人道。你,还有得受,别妄想了!够八档弥卑,一点希望都没给他。

  「那可否请孟婆给一碗双料的孟婆汤?」意图很明显,他以为孟婆汤无敌,恶魔的诅咒会拿它没办法。

  谁知文判给的答案更令他绝望—

  「基本上,在你来地府的第五次之后,孟婆给你的就只是一般的茶,她要你别浪费她辛苦熬制的汤药!狗凑攘艘裁恍。

  世道很乱,地府很挤,能赶快投胎的就不要混在这里,所以孟婆汤常常供不应求。

  靖刚皱眉,怎么这么不敬业?

  「难道恶魔的一句话大过阎王定下的轮回规则?就任我这么每每来地府过过水,然后带着累世的记忆重返人间,这样不是坏了因果、乱了命定吗?」他忍不住开口。

  相对靖刚的激动,文判只是再一次轻笑,「命定跟因果,世人很难参透。倒是恶魔与阎王的关系……说不定他们现在正在下棋呢!」

  文判看着靖刚铁青的脸色,心底暗自摇头,还带着点庆幸。

  若当初恶魔下的诅咒是连那个高娃暮都跟着靖刚一起来到地府,怕是不会像靖刚这样一问再问,问完还不死心地从旁想动之以情、说之以理,她铁定是直接捣了地府再说。

  「来,时间差不多了,入轮回道吧!」文判催促他。

  举足准备跨进那道光的靖刚,回头看了眼文判,问:「为何一样拥有累世的记忆,而且拥有同样的缘分,却要我入轮回?意义何在?」

  文判只给了他一记莫测高深的微笑,然后举起手推了他一把,笑着与他说再见。

  呵,就算是同条路也能走出不同的结果,因为真正的道路不在人生,而在心中。

  于是,历时九个多月的胎程,再次呱呱落地,他一样不哭不闹不吵,朱家人比照前几世的父母亲,首先怀疑他成长迟缓。当他生理功能进入到能走的阶段,便能写能读时,就坚信他是个天才儿童,然后整个学习阶段就是一直三级跳,中间顺道再次与高娃暮续前缘。

  同样的戏码上演多次,某方面来讲,他认命了。当朱爸爸朱妈妈买地要盖房子而发现地主是高娃暮时,他连劝说父母另谋他处的话都省了,因为—

  还记得某一世,当他发现高娃暮即将与他比邻而居,他从北部怒迁到南部,结果新家被纵火犯给烧了,而他看中哪间新屋,哪间新屋就被人早一步买走。他甚至搬离台湾,结果害得双亲在国外被街头帮派火拼时给误伤断送性命,那一世双亲临走前的遗愿是:葬在家乡。

  好吧,住就住,反正现在这个时代,就算是家人也都可能因为早出晚归而一年见不到几次面,邻居算什么呢?

  只是,这个孽缘要羁绊得多深,才有办法邻居变同居,陌路人变成利益关系人?总有办法搞到他们同居,总有办法弄到他们在生意上巧合的互有往来。

  他发现,他最厌恶的人是高娃暮,而最大的敌人,却是命运。

  「你再说一次?为什么一定要住进我家?」

  「因为我家有鼠患!

  「同一层楼,我家就没有?」而且她住的地方改装得跟堡垒没两样,这样老鼠还跑得进去?

  「我也很想知道!

  「那你可以去住饭店啊!」

  「我不只去住,我还买下了饭店,但昨天气爆,毁了,你没看新闻吗?」
 
 
 



言情小说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说